(全职猎人:极致优雅)科尔曼喵十九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科尔曼喵十九热门小说

书名:全职猎人:极致优雅

主角:科尔曼喵十九

简介:《全职猎人:极致优雅》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喵十九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无cp】+【黑暗风】+【疯子】+【穿越】
全职猎人不正经同人文,主角是疯子,疯子不需要感情
科尔曼,天生白发血瞳,自称是一位优雅的艺术家,前世死于警署枪下,却意外穿越于全职猎人里的揍敌客家族中(自创人物,不属于原番中任何一个人),成为家族长子的胞胎弟弟,随后一场离奇的人生经历就此展开
科尔曼:对于一个死亡艺术家来说,杀戮,本是救赎,死亡,应是解脱
而优雅,则是永恒不变的人生信条
毕竟,完美的杀戮,就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艺术
(强掉主角不是病娇,他一家都不是,主角只是疯批,也不是骨科,这是本无cp文!!本文故事从伊尔迷六岁开始,(伊尔迷24岁,番剧正剧才开始)中期靠拢主故事线)

全职猎人:极致优雅

《全职猎人:极致优雅》在线阅读

第6章 你的选择毫无意义

“老爷,他们失败了。”

属下单膝跪地,声音有些颤抖,害怕又惊慌。

虽然在意料之内,但,这群人败的太快了。

让人忍不住怀疑揍敌客家族展现在明面上的实力,到底是否如他们自己说的一般?

还是更加深不见底,如深潭。

更令人害怕的是,这群疯子不要命的报复。

这座柯莱城堡是否能承受的住。

要知道,这可是来自杀手家族的报复。

怎能不令人颤抖害怕?

被唤作老爷的中年人,手一抖,烟蒂掉落,将金丝绒地毯烧了个窟窿。

却没有丝毫心疼,只是将烟蒂踩灭。

长呼口气。

中年人眼神深邃,眯了眯眼,只是淡淡的说着:“你应该知道,拉弓没有回头箭。”

做的时候,就要承受失败的代价。

“而且,揍敌客家族此次损失不大,并不会采取过多的行动,最多只是将那群猎人的周边人员杀一些示众而已。”

脑子里思绪万千,但这位中年人笃定。

揍敌客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小事,选择攻击他的‘合作伙伴’的。

从烟盒里再拿出一根烟,手有些颤抖,却固执的将烟点上。

不知为何,男人此时很是心慌。

却只能劝自己,揍敌客家族历来不会对袭击者赶尽杀绝。

这种没有工钱还费力不讨好的事,杀手是不会选择干的。

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安慰属下,男人再次开口,试图说服那一丝心慌。

“就算他们真的打算对‘雇主’下手,也不可能找到我们头上。”

柯莱家族只是其中一个雇主。

而且,还不算是这件事的真正主谋。

低眉沉思,男人在心中不止一次骂那个老头。

要不是那个老不死的偏要为死去的小儿子出气,自己的家族怎会被拉下水?

可惜啊,柯莱家族无法对抗那个老不死主掌的卡尔特家族。

否则…自己怎会对那个老不死如此讨好?

恨恨地将抽了半截的烟塞到烟灰缸里。

站起身,看向窗外,浑身的气没地方发泄。

只能隐忍。

幽幽叹气,摇摇头。

希望揍敌客不要因此盯上他啊。

没人说话,空气中一片寂静。

只有这个为家族操劳半生的男人独自愁苦。

忽然,男人觉得有些不对。

皱着眉,环顾四周。

这也太静了。

虽说这座宅院原本就很偏僻。

但不应该如此无声!

抬头看了眼挂在高处的时钟,八点一刻。

眉头紧锁。

这时候应该是女儿缠着自己讲故事的时候。

不安在心底蔓延。

有些慌张:“捷亚,小捷亚,宝贝,你在吗?”

呼唤着女儿的名字,男人快步走出房间。

直奔母女二人的卧室。

却在到达之前,被自己的手下阻拦。

“老板,快跑!”

手下卡尔斯捂着左臂的伤口,喘着粗气,大喊。

“这..这…”

看着手下左臂齐齐的断口,男人瞪大眼珠,不可置信地退了几步。

不可能,这…

卡尔斯明明是一位可以使用念能力的猎人!

怎么可能?!

卡尔斯满头大汗,看着还愣在原地的老爷,咬了咬牙。

用仅剩的手拽住男人的手臂,向后拖。

边跑边解释:“这座屋子里来了一位恶魔!白发恶魔!杀人手段诡异至极!我防不住!”

卡尔斯也很疑惑那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自己对这种高超的杀人手法一点记忆也没有?

角度诡异刁钻,直击人痛点。

而且,那个孩子的观察力极其出色。

只需几个回合,就能找到他的破绽。

要不是自己在前段时间学会了‘念’,根本逃不出来!

“等等,我妻子和女儿呢?”

男人被带着向前,却不忘问自己出来的目的。

捷亚呢?

可爱的捷亚呢?

咬着牙,卡尔斯只能小声说着:“老板,将她们两个忘了吧。”

惨死的样子连作战经验十分丰富的卡尔斯都不想提起。

那根本就是个变态!

以杀人为乐的变态!

‘当’

一柄手术刀擦着卡尔斯的额角飞过,扎到走廊尽头的墙壁之上。

滴滴鲜血顺着脸颊流淌。

猛地停下,将老板扯到身后,卡尔斯满脸警惕。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人!

‘踏’

‘踏’

皮鞋撞击地板的声音在走廊的那一端响起。

“为什么要跑呢?”

这是一个男孩的声音。

疑惑中透着不解。

“成为艺术品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啊!”

莫名感慨,但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由衷的恐惧。

“而且,要跑的话,为什么要把‘主人公’带走呢?”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一点点,借着走廊中的烛光,男人看清来者的脸。

一个…一个小孩子?!

猛地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卡尔斯。

就是,就是这么个小孩,把你的左臂斩断?

卡尔斯忽视掉男人的眼神,只是满脸警惕,浑身紧绷。

他根本预测不到对面那个小孩要从哪里攻来。

毫无章法,却又能招招致命!

令人费解,但非常危险!

而白发小孩,却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卡尔斯。

“你好,这位先生,刚刚用的什么?方便告知一下么?”

说着,这个小孩耸着肩补充:“如果您愿意将刚刚用的招式讲一讲,我允许您离开这场艺术盛宴。”

听到这话,卡尔斯瞳孔一缩。

什么?

艺术盛宴?

你管这个就叫艺术盛宴?

你的艺术盛宴就是用丝线将尸体吊起来,摆成各种形态?!

不可理喻!

没有听到回答,男孩也不恼,只是笑着说道:“不要如此冷漠。您也知道,您不过是为了赚钱而已,没必要因为一份工作,把命丢掉。”

合理劝说,白发男孩科尔曼很是体谅人。

“我只是好奇而已,而且,您觉得,随着时间的推延,我会不知道您用的招式么?拜托,只是满足一下小孩子的好奇心而已。”

摊了摊手,脚步未停。

他继续说着:“而且,一个回答,换您一条命,很划算的。”

一口一个‘您’,却又毫无尊敬之意。

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人生厌,却又因这人残忍的手段,那种厌烦最后统统化成令人绝望的恐怖。

随着他的靠近,你只能感觉,他的高高在上,是如此的合理。

像是玩弄人类的恶魔,毫无怜悯之心。

恶劣又疯狂。

卡尔斯沉着脸,缓缓开口:“如果让我告诉你,那你也要把我的老板放了。”

作为保镖,保护老板这是本身的职务。

哪有保镖活着,老板死了一说?

这样,哪怕卡尔斯最后活了下来,也会沦为笑柄。

信用和颜面统统扫地。

可对面的科尔曼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抱歉,恕我无法接受。”

作画嘛,主人公都跑了,那还怎么作画?

艺术,要完美,亦要完整。

不过,科尔曼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反而提了另一点。

“一个解释换一个人,你只有一个解释,所以,你想换你自己,还是你的老板?”

恶劣至极。

藏在灵魂深处的恶劣因子苏醒。

白发赤瞳的少年就那样站在原地,笑着。

残忍而优雅。

那白色的西装甚至不染尘埃。

月光洒下,照在他身上。

恍惚间,如同神祗下凡。

银光闪烁,将白发少年包裹。

像是在守护属于上天的宝物。

宁静美好。

圣洁高贵。

可开口却又是如此残忍。

将一切滤镜打破。

半睁着眼,科尔曼很是大度。

“给你三十秒的时间考虑。”

“来,选吧。”

睁着赤红色的眸子,满是好奇地看着他。

你会选择什么呢?

可怜的小先生。

是自己的命?

还是老板的命?

选择忠诚,还是自私?

选择坚守职业道德,还是背信弃义?

我真是很好奇呢?

所谓猎人,到底有没有传言中的那么高尚?

站在制高点,科尔曼冷眼旁观。

目光天真而又单纯。

看着那人纠结,看着那人陷入苦海。

带着丝许享受,科尔曼观察着‘人性’。

选吧,快点选吧。

虽然,无论你选什么,你的老板都会死。

毕竟,

在这精美的画布之上,

怎能没有至关重要的主人公呢?

原创文章,作者:喵十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anhangxiaoshuo.com/xiaoshuo/2673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