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剑道》陈燃云尽散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凡人剑道)全集阅读

小说:凡人剑道

作者:尽散

角色:陈燃云尽散

简介:《凡人剑道》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尽散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陈燃云尽散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凡人剑道》内容介绍:凡人的剑是柄什么剑?凡人的道又是什么道?
扶摇云霄,探云观海,飞走九洲大山,遁入无哏之海,不见当年满怀少年豪情壮志的背剑少年!
若是嘴讲不清自己的理,那么就用手中的剑来阐述自己的道
这诸天之下,又有谁可以奈何那闲情逸致的凡人小剑仙?

评论专区

开局资产提升一万倍:垃圾都不如

我从战斗余波中提取属性:kk

传道大千:叫道长的都不一般

凡人剑道

《凡人剑道》免费试读

第5章 渔翁得利

外边世界昏暗压抑,如暴雨前的征兆。昏暗的天幕中还是那两道白,红光束相交在一起,雷电纵横,狂风呼啸。

世间小事有许多,但偏偏武夫就要应付蜂虿之祸之事。他们除了身体强悍之外无一处能与其他修炼者相比。在这个道法天下的世界,肉身真得就像是一叶扁舟随波逐流,但总有些人想要莅临大海**,看看这片海是谁创建的!

儒家圣人希望世间万物都是缠绵蕴藉,这样才不会有旷世纷争 ,从而达到“国泰民安”。兵家圣人则是杀伐果断,剑在手中,血光冲天!

人各有道,三千大道,左右得道,但武道却是所有“山上人”都看不起的,就是因为肉身在道法兵器面前简直不堪一击。而且不是所有武夫都像顾渊鹤和那个李志天那般纯粹,武道没有修出苗头前几乎就是被人任意拿捏的笑话。

在武夫没有修炼出被称为武道转折点的“铸魂”境界,所有武夫都会主动韬光敛迹,要么隐藏在深山老林中淬炼身体感悟天地,要么就是为一国君主隳胆抽肠而在边疆战场杀敌砥砺自己的武道,要么就像是像顾渊鹤这种极少武夫偶然获得某位肉身大成的上古武神的传承,一飞冲天,直步云霄。

一旦武夫修炼到铸魂境,那么他们的肉身就相当于高垒深堑了。届时,他们可向那苍天挥拳,可随意游走江湖却无人再敢瞧不起你!

顾渊鹤与李志天这场战争不仅震撼人心,而且还铿锵有力的证明的武夫真正的强大,实乃九洲武夫之幸!

“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淋漓了,来,再来!”顾渊鹤精致的脸蛋已经被风吹得有些变形了,但他丝毫感觉不到风刮与身上挂彩的疼痛。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只有与眼前这个男人彻底一战,他感觉经此一役自己可以摸到铸魂境之上的那个门槛了。

李志天出拳很稳很慢,但绝对跟得上顾渊鹤的速度。后者拳法就像是闪电或雨点一样声势大速度快而且密密麻麻,摆出来的拳罡杀伤力也极为猛烈。而李志天的拳法就像是步步为营,像是朝阳下打着拳的老人,但是他每一拳都是带着那不可匹敌,势要将朝阳打落,日月颠倒,所以炽热得很,像是两块才烧好的铁坯。

双方的拳法拳罡都不一样,但实力现在还是旗鼓相当不分伯仲。而倚靠在一棵竹树上抬头看着天穹中的大战的老人,满脸愧疚。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帮助公子并且奉皇帝陛下的圣令要用命守护住顾渊鹤的安全,结果到头来完全就是反着来的。

他在想一件难以捉摸的事情,就是铸蛟城何时有这等人物的?符楊在这位老者心中一直是铸蛟城一等一的高手,为人低调,谦虚谨慎是做大事者之姿,但那中年汉子施展出来的武道让老人心中都绝得已经超过符楊的实力!

恺恺洲内居然有可以与顾渊鹤肉身相当的人,不知道那位皇帝陛下是高兴还是感到担忧?

还有一人正在津津有味的看戏,站得地方还是那铸蛟城高楼之上。王腾稍微用了一些上不了门道的道法看着竹林方向还在酣畅淋漓的战斗,他一只手握拳放在腹部,一只手放在背后,有了几分秀才味道:“崇论吰议不会也提不上兴趣,但一看到这种场面宏大的战斗就很兴奋。嘿嘿,但凡两人有谁措置失宜的话就很大可能命丧在那里了,但话说回来径情直遂才好像是武夫们追求的吧!”王腾离着老远还在指指点点,“承天之佑,希望到时候我自己别在那群老怪物争斗中丧命于此吧!”

在这位道家天君耳边有稚嫩笑声如初春惊雷炸响,像阵阵涟漪,回荡不绝:“道家天君,看着那战斗你能明白我们片天地真正的不容了吗?”随后声音低沉像是有些感慨:“站得高了,看得就越远越多了,很多人只能看到那两个武夫以肉身拳罡相搏,但又有谁能看到那片竹林因为他们是战斗而生机断绝,灵气如决堤般向外泄露,而这是因。几十年之后那些没有灵气默默滋养身躯的山中魅灵就会因为灵气衰败而被迫食山下凡人的气魄而活,导致从今以后怨气冲天,民不聊生,那一块彻底成为鬼域,而这又是果!道家因果环环相扣,稍微有一丝差错便将铸成不可逆的悲剧。”

王腾双手负背接道:“修行之人何尝不是这样?”随后他咧嘴一笑道:“你礼老二的德行何时又能超过那礼圣呢?恐怕你百年还是千年都触摸不到那个阶段吧!”

礼圣稚嫩的声音没有一丝恼怒,而是笑呵呵地道:“别说我,你才是最可笑的。在你面前有其它八个洲的道家天君,而且在你们之上,道祖坐下的二位徒弟各自掌握着道老二,道老三的名号,你们怎么翻盘?”

都说恺恺洲道家天君志气最大,在这小小一洲挑战着凤毛麟角的高手,但他们又说你王腾最胆小只敢躲在这恺恺洲,七步之才名声狼藉,是道徒心中道教的污秽一角,只知道斗鷄走狗。你说,这样的你是不是更可悲,离道更远了?道祖行列才是你可遇不可求的千秋大梦罢了!”

王腾握紧拳头,脸色铁青。他牙齿咯咯作响,咬牙切齿道:“哼哼,世人都说你是个不媿下学的人,在礼家庙会金位排得也只是仅次于礼圣之下。可是你太会伪装了,其实你那说得盛世浮屠只不过是敲骨剥髓的谶语之章罢了。礼家信徒通常拿你与文圣做比较,非要分出谁的学问最高,谁的学问才是害人害己的,但我觉得你连为文圣思想断章都不配!”

天幕中一道白雷闪过,王腾只感觉自己胸口气血紊乱差点一口心血吐出来。礼老二语气罕见得冷漠充满了杀意:“王腾我真得可以杀掉你这种货色,希望你别得寸进尺,否则恺恺少了你这个道家天君可能会让那些皇帝惊慌失措,但在这纵横天下不会激起什么**浪,反而那些厌恶你甚至想让你死去的道徒还会感激我。”话锋一转,礼老二发出戏谑的笑声回荡天地间却只有王腾能听见:“还有,我很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夸赞文圣的学问如何之大,我能当上礼家第二人就自然不会比他差,甚至会比他更好。”

王腾用手背擦拭了下嘴角,随后他捂腹大笑起来:“并存不悖你做不到,但析骸以爨你是真得擅长啊。这天下的礼道迟早要毁在你的手里,到时候青黄不接的时候你再指望礼圣老爷吧!”

王腾只感觉很想笑,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什么时候诸子百家的思想开始摇摆不定,溶溶曳曳了?

白云之上,礼老二还是保持着那个卧躺的动作。他先是打了个哈切后才懒洋洋地道:“王腾啊王腾,我说你现在还是先看清楚自己的形势吧。嘿嘿说件很好笑的事情,你先前在来时的路上不是出手杀掉了一位剑修吗,但你可能不知道那位剑修实力的强大,你压根就没有将他杀死,杀得只是他一把名为‘清幽梦’的本命飞剑产生的幻想罢了。”

原本已经开始平静下来的王腾脸色一凝,他看着苍天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那位剑修明明被我拍碎脑袋了……”说到最后他猛地睁大眼睛,连忙扶了扶头顶上开始倾斜的皮弁。他不敢相信那位看起来卓卓风姿的剑修居然还没有死掉!可是那人要是没有死掉,那么他自己方寸物内存放着从尸体上面收刮下来的,品秩极高的那面宝镜又是怎么回事?

王腾其实还是很相信礼老二的“窥天之术”的,据说他可以看透春秋上下千千百百年的走向以及因果联系,能赶上这一点的除了圣人们也就只有道家第二人了!

陡然王腾身子一颤,他猜到一件事情,一件思细级恐的事情。

“礼老二你居然算计我!”王腾愤怒地向天空怒吼,散发的道法如小池涟漪在空中荡开,他已经愤懑到极点了。现在这位可悲的道家天君才想到这至关重要的一点。或许那礼老二从在铸蛟城与王腾见面并且说出那个赌注时,这盘只是单方面针对王腾的棋局才缓缓开始,下棋的人自然只有那位神神秘秘的礼老二了,但后者自然是乐此不疲。从压厌区遇见陈燃云点明“道”后,他自己的心湖就受到损失,但是当时他还认为不值一提。可是从礼老二提及那位剑修的事情时王腾才恍然大悟的知道了自己很早很早就被算计了。

那个剑修有个同行的女徒弟,当时在王腾为宝截杀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想想也定是这“下棋人”礼老二的关键一步。正如他自己所说,礼老二是真正得想要除掉这位恺恺洲道家天君,但显然做不到一尘不染的地步所以使用了一次完美的借刀杀人,简直就是决胜手笔啊,让王腾苦不堪言。

果然下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天地局”的棋手,礼老二那原本乖张的性格还是鵰心鹰爪,他实在是强大,不仅是学问还是真正的实力,就单单算计王腾的这一次都是步步绝杀绝不留下喘息的机会,而且没有任何翻盘的希望。这样子下来王腾将会比刀锯鼎镬还要难受许多。

“那位剑修到底什么来历,你凭什么要大费周章算计我?”王腾深呼一口气,用道法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荡漾与屈辱,“礼老二,希望我们可以各退一步,除掉我真得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卧于云海上的年轻礼老二在空中划了一把剑的雏形,然后一口气吹散后才缓缓说道:“那位剑修是剑修如林集的剑极洲一位排得上前三甲的剑修,他此行是目的只是带着自己唯一的徒弟来此寻觅机缘的。可是啊有一些特殊原因让我必须将你除掉,但我也不想要真正的到那种名声狼藉的地步,而且杀掉一个小小的道家天君还不至于我亲自出手,所以我就小小利用了一下那位剑修和那位少年咯。”

王腾满脸惊愕,连连后退几步。他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不会想要吞并掉恺恺洲的道家香火吧?”

一道白光闪过,再看云海已经没有了礼老二的身影,但他撂下的最后一句话却在王腾耳边久久不散:“吞并掉一个小小的恺恺洲简直就是玷污我了。你王腾要是能活得回到自己的道场去我亲自找你解释。而现在的你还不够格!”良久,王腾站在原地,表情丰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文圣走压厌区的那个大广场中,自然不是走得那条肮脏巷弄。他步伐轻盈,两袖清风,给人一种爽朗的感觉,这让不少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望了那有些驼背的矮小身躯。

文圣走到那棵老柳树下面,看见许多人正在树荫下手谈棋局,也没有什么心思想要去观赏观赏。忽然,他拉住了一位看起来满身寒酸的白衣少年破烂的衣袖,一双浑浊的眼睛陡然一亮,抚摸了下胡须便低声笑道:“好苗子,真得是个好苗子啊。要是去练剑的话绝对用不上五十年便可大有名气了。可惜啊,就是命格实在是……惨不忍睹啊!”文圣满脸褶皱的脸上露出无尽的惋惜,像是一位商家手上有一件品秩极好的山水好货本来可以卖几千两银子,结果就是满身裂痕让买家都不敢下手,生怕瓷碎而亏。

那位腋下本来夹着棋盘,忙忙急急想要去那棵大树下抢位置的少年一下子就有些懵了。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老人看起来不像是今天上午那样蛮不讲理,应该还是和蔼可亲的面孔,只是这一天天的到底何时是个头啊尽遇到一些陌生人搭讪自己。

寒酸少年自然就是喜欢下棋,生活节俭的陈燃云了。“老爷爷请问你是有什么事情吗?”陈燃云语气有些疑惑地问道,少顷,他那双极为好看的杏花眼猛然一亮,“老爷爷你不会是不认识路了吧,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才找我是吧?不说远了,铸蛟城除了海蛟区和覆龙区这些地方我没钱去,还有金召区一些富丽堂皇的地方不熟,别的城边驿站,书辑店和酒肆我都摸得一清二楚了,那就更别说压厌区了。”说到后面的时候怕是语气极快,顾头不顾尾的陈燃云都瞬间想到压厌区除了胡同前沿有二三十来户的人家,平时也没见有什么人来这边登门造访的更别说什么酒肆了。

文圣看着面前满脸稚气的少年,咧嘴露出完整的上下两排牙齿笑道:“来这边随便走走散心的,但还是要谢谢小伙子你有着这份值得表扬的助人为乐的品德,将来一定是进京赶考之仕。”

陈燃云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一只腋下没夹着棋盘的手挠了挠头道:“老爷爷谬说了。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了我就去下棋了。”

文圣笑着松开了陈燃云的衣袖,随后摆摆手道:“去吧去吧,玩得开心就好。”看着那位少年脚下像是抹了油似的飞快跑向那棵柳树,这位文圣无奈地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萍水相逢的这位少年身上那股一看便知是先天的剑意可能是要随着这市井少年白白浪费了,虽然说得上可惜,但这可能就是少年新一轮的因果了,文圣再强大,学问在如何高也不敢擅自篡改这诸天给一个人定下的命运。

这位文圣短暂感慨了一会儿后便继续风尘仆仆的赶路,他此行的目的压力来自先辈,说不尽的大所以绝对不可以放松,否则这铸蛟城所有人都再也没有今生来世了。

一道流光闪过开始昏暗的天幕,站在飞剑上的老四用着凡人根本无法捕捉到得速度围着铸蛟城四周转了不知道多少圈了。在他眼中天还是乳白的,云朵并没有染上金黄,只有雪白。

这位老四奉着那位红袍老者也就是他大哥的命令在高空时时刻刻观察着铸蛟城一举一动。还好这位穿着墨绿色道袍的老人从小就开始修炼静心如意,对文典也有些染指所以才能稳住心神寂寞在这上空飞行。

当然,这点小动作现在在高手林集的铸叫城就犹如跳梁小丑被那些各自打着算盘的大佬们直接无视掉了。

一位年轻道人趁着也处宅䣌四下无人时翻过泥墙踩在了摁脚的小块小块翘石上,疼得他直接抱着一只脚乱窜一阵后再换脚继续重复来时的动作。而他就这样抱着一只腿来来换换蹦蹦跳跳地进了屋内。

屋内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条茶几,关键是茶几上面还插着三根刚刚好燃烧殆尽的香。而左手边也就只有一张木床和里面的一扇破旧的窗户。

年轻道人看着那只有香没有神佛供拜的白墙,嘴角不禁扯了扯,估摸着这家人穷到连神佛金身都买不起了,也真是够穷的了啊。

他一挥道袍,一道青光直直打在那面墙壁上,随后墙壁缓缓出现一道散发七彩光芒的八卦慢慢旋转。年轻道人整理了一下自己头上的莲花冠,然后手掌一合一开一个流光溢彩的小罗盘便出现在了他手中。

看着手上的小罗盘也缓缓旋转,年轻道人露出满意的笑容:“大功告成只等收获。”正当他收拾好东西之后转身准备离开,但一想到这间房子的主人被地底下得东西搞得气运散乱而直接被害惨了,所以他于心不忍,于是他再次一挥袖一道红光打在了屋内门槛上。

”这道‘爱情因’就当做贫道见不惯世间疾苦而留下来的善缘吧。希望你希望以后可以借着这因找到一位女子完成那道‘果’!”年轻道人故作高深地叹了口气,表情很是怜悯,好像他不是道人而是救苦救难的佛祖亲自降临似的。

年轻道人走后,那道被打在门槛上的红光一现,光芒照亮了整间内屋,在这夕阳余晖下极为妖异,但也就只是短短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便消失灭迹。

原创文章,作者:尽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anhangxiaoshuo.com/xiaoshuo/2673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